张汉发‧为碉楼画出彩虹

张汉发‧为碉楼画出彩虹他,拥有了对生命不朽的悸动,锺爱老房子,更爱上强烈的阳光,整整三四十年里不断在阳光底下作画,就是为了捉住光线投射下的姿彩,于是每天与阳光赛跑。藉由光与老房子的结合,坚持油画写生的这位画家,以自身的努力与作品的生命力,开创了耀眼的新时代。一次机缘之下,他被邀请到广东开平为百年的碉楼作画,让他成了庆典上唯一代表开平碉楼宣扬艺术文化的艺术家。他,就是大马印象派大师——张汉发。不朽生命的悸动,波澜壮阔的古蹟,灿烂的阳光与迷情的色调,印象派大师张汉发,以绚丽的色彩留下心中对生命的渴望与力量,让作品充满了无限的活力。因为这些元素,吸引了来自江门五邑籍艺术爱好者的注意,于两年前,到槟城买下了他的一批画作。在槟城的古街巷弄,这位朋友看到张汉发又在阳光中画那些老房子,就忍不住告诉他,在广东五邑地区有很多祖先留下的碉楼,邀请他去画。“碉楼?这幺神秘的名字,听起来好像古堡,应该是不错的题材。”当下他就决定有机会要到江门去。直到两年前,张汉发随朋友来到了开平和台山等地,也见到了他想像过无数次的碉楼。在强烈的阳光底下,这些百年的碉楼闪烁着明暗对比的色彩,无论在形体,质感,甚至是建筑艺术及文化底蕴,都带给了他大大的震撼和刺激。这些楼房五六层高,像一栋城堡,基地墙面只有几个小窗户,顶部有着外国建筑的穹顶、山花、柱式等装饰,每幢都很不一样,这个下部中式、顶部西式的中西合璧建筑就是碉楼。在阳光绚烂的早上,张汉发兴奋地摊开了画架,就不停的作画,他原本只打算逗留两三天,后来却决定展延计划至三个星期。对于碉楼的沧桑与美丽,张汉发掩不住心中的喜悦,愈画愈起劲,一画就二十余幅。绘出诗一般神韵张汉发的印象派大胆且明亮的描绘,把碉楼的神韵如诗一般描绘得淋漓儘致,在接下来的两年,更受到中国方面的赏识,邀他常驻台山,为精致的碉楼留下美丽的创作,并且赞助他开办个展。“这里很美,特别是乡村,我每次回来都很捨不得,更捨不得碉楼。”由于不熟地形,村民常为他带路,让他很感动,在那里就好像回到了家乡。得知申遗成功后,他非常高兴,见到被遗弃了这幺多年的碉楼终于得到重视,重见光明,他也雀跃能为宣传碉楼出份力,用画笔挥洒出来。身为艺术工作者,他更自觉不能只为画画而画画,也有责任记录历史,宣扬文化。在老建筑的描绘之中,碉楼已成了张汉发的代表作,也是最辉煌的作品,他想儘力宣传碉楼,带着这些画到世界各地去展览,让大家知道中国侨乡有这样美丽的建筑。继开平之后,张汉发的画作于今年又先后在江门美术馆,及五邑大学巡迴展出,更计划去到美国旧金山。对于这位来自异地的艺术家热爱着当地的文化,电视台、文化界、各路媒体,甚至是中央电视台对他更充满了无限的想像,于是特地邀请张汉发再次越洋往开平专访。能受到这样的重视,张汉发深感激动,想不到有天自己的作品,成了中国侨乡的珍贵资产,更是大马人的骄傲。画裸女严父大赞对于画画,张汉发痴迷爱恋,觉得很写意,投入在印象派绘画的他,在阳光底下挥洒,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没什幺可以取代。“有了老房子,一定要有强烈的阳光,没有阳光,什幺都不用说了。”印象派画家就是注重光线在物体上的变化,阳光的直射和反射,都让物体产生不同的颜色变幻。“在阳光下作画,光和影变化无穷,能给我无限的视觉快感,这时灵感就会像阳光一样喷涌而出,这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如此爱画,就从小时的轶事窥见,六七十年代时学画是件很奢侈的事。张汉发笑着说,“那个年代很保守,我又很爱画,什幺都可以随手拿来画,看到纪录本上一个裸女体态很优美,就偷偷地躲在房里用笔素描。画到一半,突然看到后面有个影子,心想不妙了。”但是没想到,平时严厉的父亲看了他的画以后,反而夸他画得好,鼓励他继续作画。“如果当时父亲骂我,我想就没有今天的我了,呵。”对于父亲的开明和支持,张汉发显然有无尽的感激和庆幸,让他在艺术的这条路,走得更自在。美术老师影响爱上印象派被喻为露天油画家的张汉发,长年曝晒在大太阳底下,晒得一身古铜色,每天9点就到古屋前报到,趁太阳照射还没产生变化之前,在三四小时内,一气呵成完成一幅画。喜欢上印象派,是受到中学一名美术老师的影响。50年代初期,他慕名锺灵中学的美术老师李清庸,每当经过老师家时,就瞄一眼家里悬挂的图画。他非常努力读书,终于如愿以偿考入锺灵中学,成了李清庸的学生。他抓住机会认真学习,虚心求教,几乎每週都跟老师去写生。至此,强调现场写生,捕捉光影的印象派,一直深深地吸引着张汉发,甚至狂热于强光底下的美景。直到毕业在即,汉发面对现实与理想之时,向启蒙老师透露了心意。他选择了到银行工作,因为他以为银行三四点就可以下班,会有更多时间作画。就这样,他朝九晚五地工作了数十年,只要有时间就抱着画架往阳光跑,对油画写生的追求,始终不离不弃。他加入不少艺术团体,参加活动,一路创作了十多年,终于画出了名气。很多人赏识他,开始排队约他画画,也在世界各地展出,但他始终没有改变,仍然专研印象派的捕捉。而你是否能够想像,一个人能够花了一生的时间,投入在阳光底下的创作可以如斯,并且乐不思蜀。碉楼真实想触摸印象派大师张汉发的系列画作《阳光下的碉楼》,每一座碉楼都显得那幺富于质感和神韵,光与影的明暗交错变化无穷,阴影中还有微妙的色彩,以光来谱色的画作,调色作到了最接近的程度,再大胆且豪放的笔触之下,可以窥见画作的灵动和真实,让人忍不住想伸手触摸。纤细敏锐的张汉发,他的画作流露出色彩的强烈效果,建筑物与强度的光照激荡,大地的自然之色,很熟练地绽放着,光线对比非常强烈,深具立体感,阳光下的自然逼视出他最真实的灵魂。他说,户外散发着对比鲜明的亮丽色彩,他绝不把画作带回画室修补,是由于两地的光源素质不同。大自然气象与时光的变换,给他带来了刺激,使他描画的建筑物保持活力,散发着强烈、华丽及动人的气息。作画的原动力常常就要看气象的变换及光谱。“我不想在没有阳光的情况下作画。”除了灼热的光源,他也注重建筑美学的架构,使整个画面更加真实。在阳光底下的事物,常常会产生很多戏剧性的变化,因此他强调短时间内,以观察多画少,熟练地在画布上谱色。于是,在追求光色之外,每一幅画作,既要胆大还要心细,坚定的下笔,更显现了内在功力的深厚。无论太阳折射或反射,只要仔细一看,强光下的颜色变化很丰富,画布上的不同补色,增加了画面的彩度与明度,调色非常纯熟。他说,油画写生更能表现质感和触感,很实在又有份量,画起来很痛快很起劲。这样的表现方式,也在在显示了他竭无止境的生命力,就如他迷恋印象派的阳光一样灿烂。开平碉楼的历史据介绍,开平碉楼的历史可追溯到几百年前。由于开平地域河流众多,水患严重,为了防避水浸之苦,人们于明朝就建筑碉楼,作为避涝之用。那时的碉楼基本都是造型简单的泥楼,一般有三四层高。到了民国时期,由于军阀割据,战乱频频,再加上开平水陆交通方便,同时又是比较富裕的侨乡,所以在开平一带土匪特别多,村民经常遭到抢掠。同时,美国、加拿大、澳洲等西方国家正实施一系列排华法案,决意落叶归根的华侨们带着在海外的血汗积蓄回到家乡。一些华侨为了家眷和财产安全,请人设计,由当地工匠融会贯通,建造了各具特色能用来御敌的碉楼。由于这些碉楼易守难攻,里面装有报警钟、探照灯、墻上又有枪眼,有效地保护家人和财产的安全,一时间,碉楼的大规模兴建,建有五六千座之多。碉楼从使用功能上可分为单纯防御性的碉楼(门楼、更楼)、多家共建共用的众楼、独家兴建使用的居楼。目前部份《阳光下的碉楼》的系列作品,在槟城ONG Art Gallery美术馆陈列,欢迎参观。63, Kelawai Road, 10250 Penang.电话:04-2277477。/副刊‧报导:许柳青‧2008.08.0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