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如何落地台湾?行政院政委蔡玉玲提底线

Uber 如何落地台湾?行政院政委蔡玉玲提底线

文 / 王妍文、邹昀倢

Uber 全球快速发展,最容易引起当地社会讨论的纳税义务与安全问题争议,正式在台湾浮上檯面!行政院政务委员蔡玉玲明确表态:「Uber 如果要在台湾做生意,就必须在台湾设立公司,当做乘客及司机交易的对象,并依法缴税!」

行政院 27 日晚间邀集交通部、学者专家、网友等召开「uberX 自用车载客意见徵集」虚拟世界法规调适谘询会议,讨论共享经济模式下,Uber 在台湾发展的可行性。

会后蔡玉玲在接受 Techorange 记者採访时,明确做了上述表示。 面对跨国网路公司运用网路虚拟交易特性,在税务和基本营运责任上绕道规避的商业模式,强势展现不欢迎、不接受的态度。

蔡玉玲的明确表态,也等同宣布划出双方对谈底线。

针对蔡玉玲的说法,TO 记者在今天傍晚与 Uber 台湾总经理顾立楷联繫上,他表示,在昨天的 vTaiwan 讨论中,Uber 台湾有机会了解与会者对于共享经济在台湾发展的看法,以及对于 Uber 的期许,「Uber 台湾一直把自己定位为台湾社会的一分子,我们也一定会依循台湾社会的需求与共识调整,目前已经积极安排会持续与蔡政委办公室讨论。」

争议一:Uber 赚台湾钱,却没有完成缴税义务?

昨日会议主要有 2 大争议:1 是纳税问题;2 是营运后若有纠纷、安全问题时,谁来保障与负责?

针对纳税问题,Uber 台湾公司总经理顾立楷在座谈中表示,「在台湾营运两年,其实已经开始有在台湾缴税。」但这个说法引起多位与会者质疑,其中和沛科技总经理翟本乔态度激动,「台湾 Uber 在台湾到底有多少收入?台湾顾客付了多少钱?其中有多少比例交税?」、「不要只说有交营业税、所得税,需要量化才有事实,希望公开这些资讯。」

在 Uber 的经营方式中,消费者是透过信用卡绑定、直接付费给总部设在荷兰的 Uber,即使该笔交易发生在台湾,也会被视为境外交易;此外,每趟行程 Uber 会收取约 20% 费用,所有会计帐目也都由总部统一处理,台湾分公司仅负责品牌推广、司机服务,形同 Uber 台湾的公司经营,只会有业务费用支出,却没有收入纪录。

一来,台湾当初为吸引荷商来台,给予荷兰籍公司免税优惠;二来,Uber 台湾不涉及营业收入,这两者都造成政府追税难度,也形成赚台湾钱,却不需担负缴税义务的漏洞。与处处受到交通部法规管理、限制的其他传统计程车业者相较,Uber 的经营方式、成本,先天就占据优势。

同时列席的台湾大车队业者则不满地说,他们是合法遵守政府规定的公司,每年缴交上千万元税金,司机都符合营业驾驶资格、规定的保险也都会强制纳保、计费表也因政府规定,而採固定价格的跳表方式,不像 Uber 弹性议价,只要政府准许,他们也可以议价,或增加更多新的营运方式。

企业权利、义务的公平正义失衡,让与会参与讨论的网路圈与新创圈意见领袖也多表态,虽然支持商业创新,喜欢 Uber 优于传统计程车的服务,但在 Uber 台湾未在台湾缴税,且没有对司机与乘客提供完整保险保障制度前,他们不会在台湾搭乘 Uber。

争议二: 安全保障谁来负责,国际保单如何远水救近火?

此外,Uber 在印度、美国、法国、英国陆续发生过性侵、杀害等安全问题,因此,昨日讨论 Uber 在台湾发展可行性时,安全与否、责任如何归属也备受关注。

顾立楷指出,每当新司机加入 Uber 平台,都会先做保险审查,确保有合法保险,一旦发生纠纷或事故,就会有保障,若有不足,台湾 Uber 也会协助争取 2000 万的国际保单,做到额外保障。

不过,对于保单是向哪家保险公司投保?详细内容为何?Uber 都无法提出具体说明,仅承诺会后会私下将保单提供给蔡玉玲与交通部过目确认。

在讨论会上,Uber 的做法确实引起不少疑虑,蔡玉玲更对 TO 记者提出她的担忧:

面对 Uber 与现有计程车业者的利益折冲,与创新商业模式该如何调适法规或制定新法,蔡玉玲认为,政府鼓励创新、创业的态度不变,Uber 在台湾促成市场竞争是好事,但「不希望看到用创新名义,结果不缴税;不希望用创新方式,结果不负担法律责任!」

以 Uber 收取每趟行程 20% 费用,却不缴税;发生营运纠纷,却不需负担相关责任,大可一走了之的现有商业模式,蔡玉玲直言,「关于税务与保险,这些部分不要模糊,因为这代表你们是用什幺态度面对经营在台湾的事业」,她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更明确指出,「Uber 如果要在台湾做生意,就必须在台湾设立公司,当做乘客及司机交易的对象,并依法缴税!」

台湾计程车行业创新速度太慢,交通部不该过度保护

不过,除了上述 2 项大争议只外,多数与会者也认为,Uber 的服务的确比传统计程车行业表现更好,单纯从服务品质来看,传统计程车行业囿于现有状况,成长有限,只证明这个行业应该在网路时代下,有更符合市场竞争机制的管制方式。

在自由竞争市场,与会者大多认为,计程车行业根本不需要过度保护,现在的本土计程车行业管制不符时代需求,交通部现有法规的制定,虽有当时时空背景之因, 但也造成传统业者利益垄断、不求进步;交通部不应该以违反法规的态度,阻挡更好的竞争者加入市场,如果能适时修法,才能整体提升计程车甚至运输业的整体服务品质与产值。

网路虚拟经济快速蓬勃,尤其来自全球市场的竞争只会愈来愈严峻。从市场发展的角度来看,昨晚本土计程车业者的表现实在不及格。「当你看到计程车业者那一边平均年龄 50 岁,再看 Uber 这边平均年龄不超过 30 岁,你就知道,台湾採取垄断保护的管理制度会造成什幺样的问题,」一位昨晚与会的人就认为,Uber 进入台湾市场对于提升运输业服务品质具有正面效益,「谁不想看到本土业者有能力迎向全球市场竞争挑战?但如果计程车队没有意识到他们一定得让管理阶层年轻化,再多的垄断保护政策,都无法保证车行的未来。」

Uber 如何落地台湾?行政院政委蔡玉玲提底线

「uberX 自用车载客意见徵集」谘询会议重点整理如下:

27 日晚间,vTaiwan 举办共享经济虚拟世界法规调整会议,讨论 Uber 在台运行、合法化议题,各方重点整理如下:

  • 民调调查结果:大众认可共享经济概念

    为了蒐集社会大众对于共享经济模式的意见,以及了解民众潜在担忧, VTaiwan.tw 在会议召开前就已公开徵求大众贡献己见 ,从 926 位 参与网友中,获得 80 则意见、3 万人次互动,统整出 台湾民众对于 Uber 与背后所代表的共享经济模式有三大共识,包含:

    Uber:新型态经济规模需要新的法规来管理

    Uber 台湾总经理顾立恺呼吁政府在新型共享经济崛起的趋势下,政府应与时併进,针对运输业设置公平管理规则,一併带动计程车业的监管与评价制度。透过更加开放的法规管理,也可连带改善司机的工作处境以及收入。

    对于外界质疑的营业问题,他也澄清,为了释出诚意配合台湾政府,目前台湾 Uber 有缴交所得税、营业税,以及许可税给本地政府。用车人安全保障部分,也以两千万国际保险保障权益,但是对于实际营业额、使用哪间国际保险公司,在会上并没有明确指出。

    各界疑虑总览:Uber 税务、安全、营业模式问题都暧昧不明

    与市场存在竞争重叠问题

    交通部代表指出,目前台北都会区已经供过于求,Uber 低价抢市,存在经营门槛差异与市场重叠问题,更拉低合理利润收入,以至于造成危害永续经营的疑虑。Uber 现行作法为针对个人需求指派司机、价格、教育训练由 Uber 单方决定,看起来就像实质营运,却规避该有的相关营运成本。因此,Uber 对于自身只是媒合平台的定义,其实有待商讨。

    Uber 保险、税务问题须说明

    和沛科技创办人翟本乔针对 Uber 在保险以及税务收入比例提出疑问,认为政府即使要往创新的方向走,也不能盲从。必须确切了解 Uber 在处理行车纠纷时,若遇跨国求偿问题

    共享经济角色定义存疑

    在 Uber 主打的共享经济下,司机可以重新利用车辆的闲置时间,但是交通部对于共享经济的概念,则是更加着重于「共乘」,让要前往相同地点的各方人士,能够共同分摊费用成本。JavaScript.tw 创办人 Tonyq 表示:「我不觉得Uber 真的是共享经济的角色,我认为乘客 本身 仍 会以从 A 点到 B 点 快速到达为主要考量 。」

    传统业者的坚持:职业证照、数位化我们也有做

    除了一再重申 Uber 兴起对于传统计程车业者的冲击外,台北市计程车客运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王明雄点出使用信用卡付费的资安疑虑,并且坚持职业证照、妥善受法律管辖,才能给消费者最安全的保证。台湾大车队总经理李琼淑则补充 Uber 有的安全机制台湾大车队也有、多元支付方式,目前业者也正在筹备当中。

    「税务」、「法律纠纷处理」为 Uber 合法化前提

    蔡玉玲政委在会后总结 2 点讯息,要求 Uber 在「税务公开透明」、「法律 / 保险纠纷处理」上做出更明确的解释。这两点不仅攸关社会大众对于 Uber 的观感问题,也可能会影响到 Uber 台湾合法化的进程。另外,也点出如果现行的管理机制设计不良,成为台湾运输业品质无法持续提升的原因,那幺政府方也该做出检讨。

    如果对更多「uberX 自用车载客意见徵集」虚拟世界法规调适谘询会议有兴趣,可以上网观看: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