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厌学、焦虑怎幺办?再谈青少年情绪障碍

◎曾柏砚(中永和身心精神科诊所医师)

最近的门诊个案中,学生出现的身影似乎变多了。有些是甫进入新学校有些适应不良,有些高年级的同学们则是面临即将来到的学力测验而开始焦虑,也有因为期中考成绩刚出来而感到担心的孩子。

诊间上演「沉默」剧码
其中有一些比较特别的,是对于目前学校、科系的选择不满,因为「志愿却不愿」出现焦虑、失眠、甚至是各种身体不适,例如不明原因的腹痛、头痛,影响到上课出勤,因此被父母亲带来看诊的同学们。

「今天是因为什幺原因来看诊呢?」我问道。
「问他们啊!我怎幺会知道?」之后诊间就一片沉默了。

在开始看诊之后最常常得到的回应,彷彿是孩子们被告知,接下来你有权力可以保持沉默一样。不同的家庭,不同的时间点,却有着相同的默契。

孩子的父母亲讲了许多他们眼中孩子的状况,当中有褒有贬,对于孩子的现况不满意,读书情况不尽理想等等。有些孩子听到了之后反唇相讥,但有些孩子就只是静静地听,即便再跟他们确认父母说的是否真是如此,换来的也只是无言的回应。

父母有形无形的期待
身为父母,孩子们能够顺应我们的期待固然可喜,不过在孩子们承接了我们期盼的同时,也承接了无形的压力。适当的压力是使人敦促自己进步的动力,若是过多的压力,就难免会给孩子的心理甚至是生理上造成负担了。

当我们对孩子开始有了期待或要求之后,就会在意孩子是否能够达到我们的期望或要求。即便没有直接给孩子压力,但我们的行为举止、情绪反应,孩子们还是会感受到。有些父母亲嘴巴上面说的是都没有给压力,生活所有的事情都会尽量满足孩子,但是却时常把孩子们的成绩挂在嘴上,与亲戚或同事的小孩表现相比。有些人更是把孩子的成绩和自己的面子连在一起。时常会听到像是以下的对话:

「花了那幺多钱让你去补习,怎幺还考成这样?钱有多难赚你知不知道?」

「对面家的OOO考试都前几名欸,你们不是同一届,怎幺差那幺多?」

「我跟你妈妈都拿过书卷奖的,怎幺你的书可以读成这样?」

「你这样子真的让我们很没有面子吶!」

「这个小孩既然有那个实力,不给我去念医科,反而去读什幺生命科学系?以后是要赚什幺钱?我过年回去要怎幺交代?」

虽然孩子是血缘的延伸,但孩子们并不是执行父母未完成意志的工具。寄予厚望的同时,为了让孩子达到目标,过程中父母会给予我们所认为好的、应该的、有用的爱跟保护,同时过滤掉一些我们认为会为孩子带来干扰的「杂讯」,帮孩子决定和处理一些我们认为他们还不够成熟去处理的问题。

志愿却不愿的焦虑
刻意隐藏、压抑自己的意见和想法的孩子,会依照我们的指示做事情,得到我们的关爱跟讚赏。同时给了我们正向的回馈,认为为孩子做的这些都是对的,认为孩子是接受且认同这样的价值观的。

但时间长了,孩子大了。孩子开始意识到自己做的这些,并不是他们所嚮往的事情,本身情绪、意志上产生的反弹,对于长久以来习于孩子顺服态度的家长来说,彼此的冲击都会很巨大!

若在此刻透过许多手段,迫使孩子们回到我们所期望的正轨,对于双方的关係自然没有好处,甚至可能造成令人遗憾的后果。有些父母亲会用一些软性的方法,例如经济手段或是情感上的牵挂,让孩子不得不依照我们建议的路去走。

这样即便结果让我们满意,但孩子内心还是会产生不满、焦虑和徬徨。到最后,等到孩子们真正能自立的时候,还是会选择离开这样的压力来源。亲子的关係只能愈来愈疏远,到最后形同陌路。

学习情况降低背后原因
当我们注意到孩子们跟平常我们所习惯的样子不同了,出现学习状况变差、情绪变得起伏不定、容易紧张焦虑;出现睡眠障碍导致早上起不来、上课迟到,或者各种不明原因的身体不适,因此有请假翘课等行为问题的时候,不要急着怪罪孩子不认真或是偷懒逃避面对现实。可以观察孩子们的学习状况,或是跟学校老师询问孩子上课的情形,在校的人际关係是否有变化。

另外,可以注意孩子们平常在课余时候的活动是否有变化。此外,是否还有除了课业之外来的压力(包含我们给的期望)。若孩子的焦虑程度或是睡眠障碍已经严重影响到生活作息,或是学业功能,还是可以就诊、透过低剂量的药物治疗将作息调整回常态,对于焦虑症状的缓解也有帮助。

然而,心病还得心药医,吃药是辅助症状改善,真正要孩子好起来,家人、长辈的关心绝对不可少。毕竟孩子才是真正活在当下这个快速变动时代的人,他们才是应该掌握自己的未来,为自己的将来打拼负责任的人。何苦对孩子的未来一切下指导棋,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呢?多给一点支持,多听听孩子们的声音,多一些沟通,少一些命令指责吧!

上一篇:
下一篇: